陈林光

陈林光 你的位置:陈林光 > 服务项目 >

昔日嚣张跋扈的小混混,如今在游戏厅附近卖水果,缺斤少两被围殴

发布日期:2024-02-13 07:58    点击次数:139

如今我们进入各大商场之后,总会看到一些比较大型的电玩城。

看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卡牌机、太鼓达人、音游、跳舞机、赛车竞速和一些新鲜玩法的游戏机,我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脱节了。

干净的环境,热闹的氛围,随时都在播放中奖信息的司仪,随处可见打扮得青春靓丽的妹子,以及带着孩子的家长,就是没有街机玩家,也没有小混混。

对于经历过游戏厅的玩家来说,虽然里面的氛围很熟悉,但绝对没有当年的感觉。甚至进入后会有一种很茫然的感觉,不知道自己该玩什么能玩什么。

看着小孩们哗啦啦的投币,真让人羡慕啊!如今的孩子们,哪里体验过我们这代人玩游戏的心酸啊!一枚币拽在手中,捏出汗还舍不得投币,生怕被小混混瞧上了给借去。

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游戏厅,那个烟雾弥漫、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汇集地。

多少玩家在这里迷失了自我,又有多少玩家及时醒悟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。

以前去游戏厅,虽然是和同学一起去的,但是每次掀开蓝色门帘之前都要看看里面有没有小混混。只要他们在,那玩游戏都是提心吊胆的。

估计很多人都不明白,既然游戏厅那么危险,那为什么还要去呢?

要是经历过,就会知道当时的人游戏瘾有多大。就算冒着被借币的风险也要去。

甚至在得知没有重要的课之后,还会翻围墙逃课偷跑出去。

每次进入游戏厅之前,都要看看里面有没有小混混。没有就可以放心买币了,但要是中途看到小混混出现,则有些慌乱。

这些家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,游戏厅几乎所有小屁孩都经历过“借币”,甚至有的还被多次借币。

我有个同学曾经也被借过币,不过他为人比较圆滑,时不时讨好小混混,每天“哥、哥”地叫,后来和他们打成了一片,成为一份子。

这之后,再也看不到他往日的纯真,一脸的嚣张跋扈,总是摆出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向其他小屁孩借币。

拿到币之后他总是偷偷藏了几枚,其他的全都交给了“大哥”。此时我已经感觉他很陌生了,之后再也没有了交集。

在游戏厅没落那些年,这些混混也渐渐感到有些吃力。去游戏厅的小屁孩越来越少,而网吧这些地界他们是万万不敢去惹事的,当时能开网吧的人都有一定背景。

小混混其实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,表面争强好胜要面子,讲兄弟义气,其实都是欺软怕硬的主,在当年也只能欺负一下小孩,能有多大作为。特别是乡下的混混都是比较低级的,在被时代淘汰之后始终会做一些正经的营生。

由于年代关系,当年也有不少混混真的混出来了,开公司住别墅的不在少数。主要还是看有没有头脑、有没有门路、背景和关系。早些年敢打敢拼,胆子大的人都有可能闯出名堂的。但要是将“胆子大”放在歧途上面就只能万劫不复。

记得当年乡镇有一个小混混继承了他老子的烟酒店后,囤积了大量的茅台,只用了几年就开上了奔驰。

而我这位同学就稍微有点不幸了,被混混怂恿去干了一票大的。

在游戏厅没落的年代,这些混混连买烟的钱都没有了,最后不得不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“维持生计”。结果事情闹大了,其他人都逃掉,就他被抓住了。

在他将所有人供出来之后,成为众矢之的。很多年都抬不起头,最后不得不跟着他舅舅去学木工。但玩了多年无法收心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最后干脆不去了。这之后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。

几年后,我再次回到小镇,却在游戏厅附近的水果摊见到了他。交谈之后才知道,他当年没做木工之后,为了能天天玩游戏,干脆骑了一个三轮车在游戏厅对面卖水果。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摊位,没生意的时候就去玩游戏,看到有人来就让人帮忙撑一下,做完生意再回来。

这完全就是躺平式做生意啊!

毕竟是老同学了,我决定照顾一下他的生意。掏钱买了一些香蕉和苹果,但在回家的路上,我总感觉分量不足。拿回家一称,我勒个乖乖,这家伙还是死性不改,足足少了好几两。

有一次,我路过游戏厅,亲眼看到这家伙的水果摊被人给掀了,估计又是老毛病犯了吧!

他到了三十岁才结婚,有了孩子后就开始正正经经做生意,再也不缺斤少两,在周围几个乡镇上轮流摆摊,哪里逢场就去哪里,不久之后脚蹬三轮换成了火三轮,之后换成了小货车,后来在小镇租了一个门面。也算是熬出头了吧!

注:文中图片来自网络,如侵删